道德风险成为“拦路虎” 公益众筹陷入困境_股权基金-合伙吧

贵州彩票网

贵州彩票网歡迎您來到合伙吧,投資有風險,選擇需謹慎!

登錄  | 注冊  | 微信公眾號:【合伙吧股權投資】  | 投資人交流QQ群:580359770   | 全國服務咨詢熱線:4000-993398

資訊太多看不過來?
掃描二維碼關注 合伙吧
官方微信號看每日精選

新聞資訊 > 理財動態 > 道德風險成為“攔路虎” 公益眾籌陷入困境

道德風險成為“攔路虎” 公益眾籌陷入困境

來源:cnmsdn.com作者:合伙吧--編輯部2017-03-07 12:11 收藏評論(0)閱讀(665)
導讀 純公益模式能否持久、行業如何有效監管等問題

盈利模式與道德風險仍是攔路虎

  

  近日,民政部社會組織管理局就個人求助信息審核把關不嚴等問題約談輕松籌平臺,對此輕松籌聯合創始人兼副總經理于亮表示,是因為其一個項目發起人并不是被民政部批準的社團,因此不能以社團的名義籌款,現已改為以球隊的名義籌款。此次事件再次將公益眾籌推向關注熱點。

  

  去年8月底,民政部公布了首批13家互聯網公開募捐信息平臺,對于剛起步的公益眾籌行業來說是一大利好。但是行業發展卻面臨“冰火兩重天”,馬太效應加劇,一方面是以騰訊公益、輕松籌等大平臺救助融資額度不減,而另一方面,也不斷傳來小平臺下線的消息,因此關于純公益模式能否持久、行業如何有效監管等問題又引發熱烈討論。

  

  公益眾籌有官方認證,發展仍屬小眾

  

  去年10月,來自清遠的女孩黃榮梅被確診患有“再生障礙性貧血”,置換骨髓的費用高達數十萬元。當時除了社會好心人士的捐助以外,黃家人還在某家大病眾籌平臺上發布了個人求助信息,不久就募得善款1.2萬元。

  

  作為公益眾籌領域的分支,大病眾籌平臺也越來越成為個人救助的最有效方式之一。在這樣的背景下,各種公益眾籌平臺開始走入人們的視野。有第三方發布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1月底,國內公益眾籌平臺數量為18家。不過,公益眾籌平臺的發展仍屬小眾,比起獎勵眾籌、非公開股權融資等眾籌平臺動輒幾百個的數量來說,公益眾籌平臺發展速度算不上迅猛。

  

  值得欣喜的是,從去年中旬開始,公益眾籌終于有了“正規軍”。2016年8月30日,民政部等四部委發布《公開募捐平臺服務管理辦法》,同時公布了首批慈善組織互聯網募捐信息平臺名單,騰訊公益、輕松籌、新浪-微博(微公益)、中國慈善信息平臺、京東公益等13家平臺入選。

  

  在此第二天,中國首部《慈善法》正式實施,就規定了慈善組織公開募捐,應當取得公開募捐資格。不具備公開募捐資格的組織或個人可以與具備公開募捐資格的慈善組織合作。根據《慈善法》,若要以眾籌的方式公開開展捐贈活動,理應分為救助眾籌與慈善眾籌兩個截然不同模式。救助眾籌也就是個人求助的互聯網公開化。接受社會救助是個人的合法權利,而救助者對其的支持,也是你情我愿。而慈善眾籌則是以眾籌模式開展慈善活動。

  

  首批互聯網募捐信息平臺得到“官方認證”,一方面將資質較差平臺排除在外,壓縮詐捐騙捐的生存空間;另一方面,規范已認定互聯網募捐信息平臺行為,加強行業自律和社會監督,使困難者通過合法方式“求助”獲得幫助。

  

  純公益模式難持久?遭遇盈利尷尬

  

  雖然公益眾籌領域無論從成交額還是平臺數量來看,都屬于小眾范疇,但行業發展也遭遇了冷熱不均的現象,甚至常有公益眾籌平臺退出行業的消息。去年10月,曾有第三方的眾籌月報中就曾披露過,專注做個人救助業務的“愛心籌”、“病友幫”兩家公益眾籌平臺宣布停止運營。不過,幸運的是病友幫在瀕臨退出時遇到了新的投資人,于是又重新運營更名為“螢火互助”,但新快報記者發現早在年前,“螢火互助”微信公號聲明表示,由于“微信支付功能無法恢復及其他問題,暫停運營”。

  

  業內人士紛紛指出,說到底,現在大病眾籌平臺的發展問題還是盈利模式不明朗造成的。對于公眾而言,大病眾籌平臺只是一個個人求助的工具,但是對于平臺的運營者來說,人力和技術等都是實實在在的資金投入。

  

  人創咨詢、眾籌家負責人袁毅對新快報記者表示,“房租、人力成本、運營成本等這些都是非常透明的常規性支出,依靠 純公益 模式,大流量平臺可以存活,但小平臺則難以維持。”

  

  她表示,目前公益眾籌平臺的盈利基本上依靠傭金和廣告收入,“傭金收入為主流盈利方式,國外的公益眾籌平臺一般都會收取3%到5%的手續費。”

  

  此前,病友幫的目標就是做成綜合性的病友互助平臺,因此采用“純公益”運營模式,導致其從研發到停運,平臺并沒有實質的收益。而被作為成功案例探討的輕松籌,則相比其他公益眾籌平臺而言,有著更多的“造血”和“輸血”功能。其“造血能力”在于,除了大病救助的業務板塊以外,該公司還有嘗鮮預售、夢想清單等其他盈利性業務,因此其他業務能夠“輸血”給公益性質的大病眾籌業務。此外,其大病眾籌平臺還收取2%的手續費,其中1%用于付給微信支付,自己收取1%的費用用于維持平臺的運轉。

  

  “公益眾籌平臺不能被道德綁架,”于亮表示,很多人將公益和慈善混為一體,認為公益就是慈善,公益不能收費用,導致公益企業沒有經費做運營、做產品。“騰訊在公益這部分一年的投入就要3億元。”他表示,人員成本投入也不是一個小數。“現在我們公司有270多個人,其中專門用來做公益客服的有150人。”

  

  道德風險與監管風險成行業阻力

  

  雖然互聯網公益眾籌平臺為公眾提供了更高效的慈善方式,但近年來頻繁爆出信用危機。

  

  互聯網公益眾籌平臺上真偽信息參差混雜,詐捐現象頻繁發生,導致社會公信力下降。這不禁引發思考,在求助方式多元化和公眾捐款日常化之后,慈善行業的監管和規范化之路在何方?

  

  目前,大多數公益眾籌平臺雖然都需要提交包括手持身份證照片、患者本人或患者與提款人關系證明、醫院診斷證明、籌款使用說明等詳細的審核材料,但是仍存在較多問題,比如籌款發起人信息真假難辨,存在造假信息;個別項目存在虛報、夸大籌款數額的情況;善款使用情況缺乏追蹤和公開等情況。

  

  新快報記者梳理國內十余家大病眾籌平臺發現,各平臺的審核機制也并不相同。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副秘書長孫懿曾對媒體表示,“騰訊WE公益”平臺籌款目標在5萬元以上的項目,系統會自動給推薦掛靠一家公募機構,善款直接進入公募機構賬戶,接受公募機構的監督和監管。

  

  而以輕松籌為代表的一些平臺,發起項目則沒有第三方機構的介入,審核工作全靠平臺自身的團隊。其官網介紹,有一支100人的團隊在負責內容的審核;若項目屬實但舉報人仍對項目存疑,可申請退款。

  

  對于行業中的道德問題和監管問題,袁毅表示,國內征信體系的不完善影響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像國外那樣不誠信記錄都在案,每個人都比較透明的,就不會有這樣的情況。”她表示,除了道德層面還要加強在法律法規層面的制約,并且公益眾籌規模有待提升,“很多大病都是幾十萬元,我們的救助都是杯水車薪。”

  

  此外,她認為個人救助并非一次性服務,很多項目的持續性差,“比如救助了一個孩子之后,有很大進步,再走訪發現孩子又退步了,救助是一次性只能解決暫時性的問題。”她還表示,救助和幫助資質也有個優先級的問題,涉及到生命的應該是優先級,應該把優先的資源用在最困難的人身上。

  

  盡管目前沒有關于個人求助和互聯網公益眾籌的具體法律條文,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張耀軍律師認為,可以參照《合同法》《民法通則》《刑法》等其他現行法律法規對互聯網公益眾籌進行處理。

  

  “籌款人應如實提供相關信息,否則可能承擔違約的民事責任甚至詐騙的刑事責任。而平臺應當對籌款發起人以及發起事項進行一定程度的審查,并嚴格監督款項收支及資金去向,否則有可能承擔相關連帶或次要責任。”張耀軍說,如果平臺及籌款發起人違反約定或嚴重違反法律,則捐款人有權要求返還所捐款項。







聲明
河南体彩网-Welcome 河南福彩网-Home 湖南福彩网-贵州彩票网 湖南体彩网-推荐 河北体彩网-官网 河北福彩网-欢迎您 河北彩票网-安全购彩 浙江体彩网-Welcome 浙江福彩网-Home 浙江彩票网-贵州彩票网